绝壁陡崖凿“天河”——引沁济蟒工程系列故事之二

发布时间:2016-11-07  来源:  作者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 记者在一张20世纪60年代手绘的引沁济蟒工程总平面图上看到,仅河口以上30.35公里长的总干渠上,就需开凿大小隧洞27座,累计要在太行深山峡谷中削山凿洞20公里,挖土夹石5公里,劈山头108座,跨越洪沟148条,处理塌山乱石堆和艰险陡崖32处,修建桥、涵、闸等建筑物82座。
    在巍峨耸立的大山面前,人是那么渺小。然而,面对陡峭的绝壁、高深的峡谷、坚硬的顽石,愚公后人硬是凭借手中简陋而原始的钢钎、铁锤、推车、箩筐,毫不畏惧地同大山展开了一场力量与意志的较量。
    四战“高石乱”
    “鸠滩的石头都是活的,会走。”时任济源县副县长、济源引沁济蟒工程指挥部副指挥长李传清老人风趣地说。之所以说石头是活的,是因为“这里的石头亲连亲,一块掉下万块跟”。正因如此,这一地段被当地老百姓称为“鸠滩大塌坡”,又名“高石乱”。在这样的地方修渠,其艰险可想而知。
    1965年冬天,承留公社数百名民工来到“高石乱”。在民工连指导员王翠琨的带领下,他们顶风沙、冒严寒,抡锤打钎,劈山凿洞。经过10多天奋战,眼看洞口即将成形,谁知突发险情,石头不断滑落,施工被迫停止。
    要想避免石头往下滑,还得从“根”上想办法。王翠琨二话不说,带领12名民工背着大绳、钢钎、铁锤,沿着新修的小路绕到大塌坡坡底,又一路披荆斩棘爬到山顶。他们将6根分别长12米的大绳结结实实地拴在一棵老檀树上,几个人顺着绳子慢慢往下滑,遇到险石,就趴在陡坡上撬石除险。
    “最怕的是遇上‘倒悬风’,通天柱似的沙土从几十米深的陡崖下往上扑,坡上石头乱滚,我们在下边看得胆战心惊,生怕滚到除险的人身上。”提起当年在鸠滩大塌坡修渠的经历,虎岭经济技术开发区甘河居委会的李道禄老人仍心有余悸。
    撬杠不够用,就用木杠代替。老黄牛一样大的石头,几个人喊着号子一起使劲,石头就带着震耳欲聋的撞击声滚下塌坡,落入沁河。经过4个多月的奋战,民工们在大塌坡上砌成了一条300米长的盘山渠。
    正当大家准备转移阵地的时候,一块巨石突然从坡顶飞滚而下,带动其他乱石如山塌一般滑落下来。
    眼睁睁地看着刚垒好的渠帮和拱圈被砸坏了好几十米,王翠琨和民工们欲哭无泪。顾不上难过,大家又投入了新的战斗。他们用了几天时间把渠帮和拱圈修好,又在顶部放了好多碎石和树枝增加坡度,以便滚落的飞石能够尽快通过顶拱。
    不久,这里又发生了两次飞石将渠道砸坏的情况。王翠琨和民工们没有工夫怨天尤人,二话不说就开始抢修。
    凿通英武洞
    英武洞位于大阳坡一处恶崖下,入口在“高石乱”,出口紧接龙门渡槽,全长665米,是引沁济蟒总干渠一期工程中最长的洞。
    在一无挖掘机械、二无排风设备的情况下,要在山高石坚的太行山上打一条这么长的洞,难度可想而知。但是,面对“方七百里,高万仞”的太行、王屋二山,愚公没有退缩,愚公的后人更不会退缩。
    由于石质坚硬,这里既不能打竖井,也不能打旁洞,只能靠炮崩、钎凿,一寸一寸往前掘进。对于习惯了种地的民工来说,抡锤打钎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。不是锤抡不高,就是钎打不准,稍不留神,扶钎的人就会“挨打”。为了练习打钎技术,民工们在住的小院里埋上木桩,白天上工不能耽误,就利用早上上工前、晚上下工后的时间反复练习,一直练到能够“看哪打哪”。到了晚上睡觉时,大家的胳膊疼得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。
    一番勤学苦练后,他们总结了一套口诀:“三分打,七分扶,扶钎要把劲来用;锤飞起,钎拔出,锤下落,钎猛捅,石沫不掏自冒出。”
    “洞壁上布满了长钎、中钎、短钎,锤声此起彼伏,一天到晚响个不停。因为大家都在争分夺秒地干活,往往前一班民工没出洞,后一班民工就已经在洞口等了。”参加过英武洞施工的承留镇南姚河东村王双老人说着,仿佛又回到了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。为了晚下班、多干活,有人打起了马蹄表的“主意”,采取倒拧表针的方法来延长干活时间。被人发现后,这只表被人用表箱锁了起来。
    记者查阅资料时发现了《引沁战报》上刊登的一则消息:“大阳坡洞(英武洞原名)总施工148天,平均日掘进2.57米,特别是大阳坡洞出水口,平均日掘进2.61米,最高达到4.01米。”
    进度一天天加快,洞也一天天加深。打到170多米深时,新的困难又来了:每次放炮后烟气弥漫,呛得人出不来气。但是,为了抢时间,炮响后必须立即将风筒送到工作面。承留镇承留村年已古稀的于思华回忆说,当时他和弟弟于小三都在英武洞担任炮手。有一次放炮时出现一个瞎炮。一到规定的15分钟时间,兄弟俩就背起风筒,顶着浓烟向工作面冲去。刚跑了几十米,于思华就被浓烟呛晕。于小三机智地将风筒钻了个孔,让哥哥对着小孔呼吸,自己背着风筒继续向前跑。又跑了几十米后,于小三也被呛晕了。此时,于思华苏醒后又赶了上来,背起风筒坚持着一直到达工作面,最终再次晕倒在地,被随后赶来的民工背出洞外。
    从清晰地听到对面钢钎打石头的声音,到双方的民工看到对方的那一瞬间,每个人心中的喜悦溢于言表。在这场无声的较量中,他们用行动证明,他们才是大山的主人。
    劈开大陡崖
    盘峪陡崖是引沁济蟒总干渠80多处塌山险崖之一,高数百米,笔直挺立。2014年,在焦作市引沁局工作人员的陪同下,记者一行4人来到盘峪陡崖。站在沁河岸边往上看,一堵高达百米的石头墙盘旋在几近垂直的崖壁上,仿佛悬挂在半空中。墙与山之间,就是建设者们一锤一錾开凿出的一段明渠。
    想当年,渠线划在悬崖上,人根本无处立足。要到达工作面,首要的任务就是劈山修路。当时的辛庄公社几个年轻民工抓着荆条,好不容易攀爬到接近渠线的地方,往上看,望不见天,往下看,看不见底,便一动也不敢动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 当时,逯村大队的任正祥不服气。第二天天不明,他就带着钢钎,和几名工友上了山。他一点一点往上爬,碰到石缝就装上炸药点燃,就这样为工友劈开了一条上崖的路。
    要想修渠,还必须炸掉头顶上的三个“眉头龛”。可是,“眉头龛”在高处,离人立足的地方有三丈多高,根本够不着。任正祥灵机一动,到山上砍了几棵小树,用绳子把它们接在一起,又用包袱捆成炸药包搭在长杆上。然后,他踩着由两名民工搭成的人梯,胸部紧紧地贴着崖壁,慢慢地站立起来,用尽力气把搭在木杆上的炸药包塞进“眉头龛”中间的石缝。随着一声巨响,“眉头龛”就“乖乖”地滚下了山沟。
    在处理最后一个“眉头龛”时,大家又遇到了难题。炮响了,但“眉头龛”只裂了一道20多厘米宽的口子,摇摇欲坠,并没有掉下来。晚上,任正祥翻来覆去睡不着。他想,这个隐患一天不除,大伙儿就一天不能安全修渠。耽误了修渠可是大事!想着想着,他翻身下床,叫上任福来、商敬义两名民工,提着马灯来到工地。3个人用手指抠着石缝,踩着几个刚能放下脚的棱石,一步一步挪到“眉头龛”下。借着马灯微弱的光,3个人用带杈的木杆把炸药包支在险峰下,点着了导火索。大陡崖最后一个“眉头龛”,也如人所愿被炸掉了。
    虽然有了路,危险的“眉头龛”也被炸掉,但是要在壁立千仞的大陡崖半山腰开凿石渠绝非易事。民工们每天天不亮就赶到工地,一直干到天黑还舍不得收工。每一块岩石,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;每一段石渠,都洒下了他们的汗水。原来被称为“猴难走”的大陡崖,终于在英雄的愚公儿女面前低下了头。
    编后语
    河口村水库蓄水后,盘峪陡崖最危险的渠段已无法到达,我们以及我们的后人都很难再一睹它的“狰狞面目”。但我们无论如何不应该忘记,我们的先辈曾在这里流过血、流过汗甚至拼过命。如果不是他们的流血牺牲,怎会有今天的良田万顷?怎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?
    披坚执锐,众志成城。翻阅有关引沁济蟒工程的资料,我们发现,其中既有带领大伙一次次征服天险的王翠琨,也有众多像王翠琨一样不怕苦、不怕累的无名英雄。他们每一个人都是有血有肉的,更是可敬可佩的。是他们,共同筑起了愚公移山精神的脊梁。

绝壁陡崖凿“天河”——引沁济蟒工程系列故事之二

发布时间:2016-11-07  来源:  作者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 记者在一张20世纪60年代手绘的引沁济蟒工程总平面图上看到,仅河口以上30.35公里长的总干渠上,就需开凿大小隧洞27座,累计要在太行深山峡谷中削山凿洞20公里,挖土夹石5公里,劈山头108座,跨越洪沟148条,处理塌山乱石堆和艰险陡崖32处,修建桥、涵、闸等建筑物82座。
    在巍峨耸立的大山面前,人是那么渺小。然而,面对陡峭的绝壁、高深的峡谷、坚硬的顽石,愚公后人硬是凭借手中简陋而原始的钢钎、铁锤、推车、箩筐,毫不畏惧地同大山展开了一场力量与意志的较量。
    四战“高石乱”
    “鸠滩的石头都是活的,会走。”时任济源县副县长、济源引沁济蟒工程指挥部副指挥长李传清老人风趣地说。之所以说石头是活的,是因为“这里的石头亲连亲,一块掉下万块跟”。正因如此,这一地段被当地老百姓称为“鸠滩大塌坡”,又名“高石乱”。在这样的地方修渠,其艰险可想而知。
    1965年冬天,承留公社数百名民工来到“高石乱”。在民工连指导员王翠琨的带领下,他们顶风沙、冒严寒,抡锤打钎,劈山凿洞。经过10多天奋战,眼看洞口即将成形,谁知突发险情,石头不断滑落,施工被迫停止。
    要想避免石头往下滑,还得从“根”上想办法。王翠琨二话不说,带领12名民工背着大绳、钢钎、铁锤,沿着新修的小路绕到大塌坡坡底,又一路披荆斩棘爬到山顶。他们将6根分别长12米的大绳结结实实地拴在一棵老檀树上,几个人顺着绳子慢慢往下滑,遇到险石,就趴在陡坡上撬石除险。
    “最怕的是遇上‘倒悬风’,通天柱似的沙土从几十米深的陡崖下往上扑,坡上石头乱滚,我们在下边看得胆战心惊,生怕滚到除险的人身上。”提起当年在鸠滩大塌坡修渠的经历,虎岭经济技术开发区甘河居委会的李道禄老人仍心有余悸。
    撬杠不够用,就用木杠代替。老黄牛一样大的石头,几个人喊着号子一起使劲,石头就带着震耳欲聋的撞击声滚下塌坡,落入沁河。经过4个多月的奋战,民工们在大塌坡上砌成了一条300米长的盘山渠。
    正当大家准备转移阵地的时候,一块巨石突然从坡顶飞滚而下,带动其他乱石如山塌一般滑落下来。
    眼睁睁地看着刚垒好的渠帮和拱圈被砸坏了好几十米,王翠琨和民工们欲哭无泪。顾不上难过,大家又投入了新的战斗。他们用了几天时间把渠帮和拱圈修好,又在顶部放了好多碎石和树枝增加坡度,以便滚落的飞石能够尽快通过顶拱。
    不久,这里又发生了两次飞石将渠道砸坏的情况。王翠琨和民工们没有工夫怨天尤人,二话不说就开始抢修。
    凿通英武洞
    英武洞位于大阳坡一处恶崖下,入口在“高石乱”,出口紧接龙门渡槽,全长665米,是引沁济蟒总干渠一期工程中最长的洞。
    在一无挖掘机械、二无排风设备的情况下,要在山高石坚的太行山上打一条这么长的洞,难度可想而知。但是,面对“方七百里,高万仞”的太行、王屋二山,愚公没有退缩,愚公的后人更不会退缩。
    由于石质坚硬,这里既不能打竖井,也不能打旁洞,只能靠炮崩、钎凿,一寸一寸往前掘进。对于习惯了种地的民工来说,抡锤打钎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。不是锤抡不高,就是钎打不准,稍不留神,扶钎的人就会“挨打”。为了练习打钎技术,民工们在住的小院里埋上木桩,白天上工不能耽误,就利用早上上工前、晚上下工后的时间反复练习,一直练到能够“看哪打哪”。到了晚上睡觉时,大家的胳膊疼得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。
    一番勤学苦练后,他们总结了一套口诀:“三分打,七分扶,扶钎要把劲来用;锤飞起,钎拔出,锤下落,钎猛捅,石沫不掏自冒出。”
    “洞壁上布满了长钎、中钎、短钎,锤声此起彼伏,一天到晚响个不停。因为大家都在争分夺秒地干活,往往前一班民工没出洞,后一班民工就已经在洞口等了。”参加过英武洞施工的承留镇南姚河东村王双老人说着,仿佛又回到了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。为了晚下班、多干活,有人打起了马蹄表的“主意”,采取倒拧表针的方法来延长干活时间。被人发现后,这只表被人用表箱锁了起来。
    记者查阅资料时发现了《引沁战报》上刊登的一则消息:“大阳坡洞(英武洞原名)总施工148天,平均日掘进2.57米,特别是大阳坡洞出水口,平均日掘进2.61米,最高达到4.01米。”
    进度一天天加快,洞也一天天加深。打到170多米深时,新的困难又来了:每次放炮后烟气弥漫,呛得人出不来气。但是,为了抢时间,炮响后必须立即将风筒送到工作面。承留镇承留村年已古稀的于思华回忆说,当时他和弟弟于小三都在英武洞担任炮手。有一次放炮时出现一个瞎炮。一到规定的15分钟时间,兄弟俩就背起风筒,顶着浓烟向工作面冲去。刚跑了几十米,于思华就被浓烟呛晕。于小三机智地将风筒钻了个孔,让哥哥对着小孔呼吸,自己背着风筒继续向前跑。又跑了几十米后,于小三也被呛晕了。此时,于思华苏醒后又赶了上来,背起风筒坚持着一直到达工作面,最终再次晕倒在地,被随后赶来的民工背出洞外。
    从清晰地听到对面钢钎打石头的声音,到双方的民工看到对方的那一瞬间,每个人心中的喜悦溢于言表。在这场无声的较量中,他们用行动证明,他们才是大山的主人。
    劈开大陡崖
    盘峪陡崖是引沁济蟒总干渠80多处塌山险崖之一,高数百米,笔直挺立。2014年,在焦作市引沁局工作人员的陪同下,记者一行4人来到盘峪陡崖。站在沁河岸边往上看,一堵高达百米的石头墙盘旋在几近垂直的崖壁上,仿佛悬挂在半空中。墙与山之间,就是建设者们一锤一錾开凿出的一段明渠。
    想当年,渠线划在悬崖上,人根本无处立足。要到达工作面,首要的任务就是劈山修路。当时的辛庄公社几个年轻民工抓着荆条,好不容易攀爬到接近渠线的地方,往上看,望不见天,往下看,看不见底,便一动也不敢动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 当时,逯村大队的任正祥不服气。第二天天不明,他就带着钢钎,和几名工友上了山。他一点一点往上爬,碰到石缝就装上炸药点燃,就这样为工友劈开了一条上崖的路。
    要想修渠,还必须炸掉头顶上的三个“眉头龛”。可是,“眉头龛”在高处,离人立足的地方有三丈多高,根本够不着。任正祥灵机一动,到山上砍了几棵小树,用绳子把它们接在一起,又用包袱捆成炸药包搭在长杆上。然后,他踩着由两名民工搭成的人梯,胸部紧紧地贴着崖壁,慢慢地站立起来,用尽力气把搭在木杆上的炸药包塞进“眉头龛”中间的石缝。随着一声巨响,“眉头龛”就“乖乖”地滚下了山沟。
    在处理最后一个“眉头龛”时,大家又遇到了难题。炮响了,但“眉头龛”只裂了一道20多厘米宽的口子,摇摇欲坠,并没有掉下来。晚上,任正祥翻来覆去睡不着。他想,这个隐患一天不除,大伙儿就一天不能安全修渠。耽误了修渠可是大事!想着想着,他翻身下床,叫上任福来、商敬义两名民工,提着马灯来到工地。3个人用手指抠着石缝,踩着几个刚能放下脚的棱石,一步一步挪到“眉头龛”下。借着马灯微弱的光,3个人用带杈的木杆把炸药包支在险峰下,点着了导火索。大陡崖最后一个“眉头龛”,也如人所愿被炸掉了。
    虽然有了路,危险的“眉头龛”也被炸掉,但是要在壁立千仞的大陡崖半山腰开凿石渠绝非易事。民工们每天天不亮就赶到工地,一直干到天黑还舍不得收工。每一块岩石,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;每一段石渠,都洒下了他们的汗水。原来被称为“猴难走”的大陡崖,终于在英雄的愚公儿女面前低下了头。
    编后语
    河口村水库蓄水后,盘峪陡崖最危险的渠段已无法到达,我们以及我们的后人都很难再一睹它的“狰狞面目”。但我们无论如何不应该忘记,我们的先辈曾在这里流过血、流过汗甚至拼过命。如果不是他们的流血牺牲,怎会有今天的良田万顷?怎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?
    披坚执锐,众志成城。翻阅有关引沁济蟒工程的资料,我们发现,其中既有带领大伙一次次征服天险的王翠琨,也有众多像王翠琨一样不怕苦、不怕累的无名英雄。他们每一个人都是有血有肉的,更是可敬可佩的。是他们,共同筑起了愚公移山精神的脊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