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辈子,一条路——济源市十大当代愚公苗天才

发布时间:2017-12-11  来源:  作者:
 


水洪池村,位于河南和山西交界的太行山上,海拔1460米,是济源市地理位置最偏、海拔最高的村庄。这里山势陡峭,森林茂密,清泉遍野,景色壮观,其间分布有形态各异的峰、峦、壁、峡、瀑、池、泉、涧、溪,地质、地貌齐全,生态植被优良,保持着大自然的原始自然形态,是中国北方山水的典型代表。水洪池民俗淳朴独特,石楼、石院、石墙、石梯、石桌、石磨、石臼等就地取材,以石构造,与自然风光浑然一体,置身其间,恍有隔世之感。

这样美丽的地方却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孤村。水洪池村原来与外界沟通的唯一通道,是世世代代的村民们用双脚在大山里踩出的一条羊肠小路。这条路狭窄陡峭,迂回曲折,又险又长,只能徒步前行。村民上下山要历经瘦驴岭、大窝、九里沟、十八盘、五里背、圪栏桥等众多险要门坎,经常有人摔断胳膊跑伤腿,更有村民摔死在山崖下。正是有了这方面的顾忌,村里90%的人一辈子没有走出过大山。水洪池村人只能守着满山的资源过着穷苦的日子。

要想富,先修路。村支书苗天才清楚地认识到,路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根本。经专家测算,修一条长14公里山路,按当时的物价需要资金110万元,这对于平时连10块钱都很少见到的村民来说,简直不敢想象。在当时建设资金异常紧张的情况下,交通部门只能给8000元的补助款。

八字还没一撇,重重困难已摆在面前。然而,苗天才天生不怕困难,敢想敢干。他已下定决心——路,必须要修!

1985年麦播结束,苗天才与全村老少聚室而谋:“咱自己修,先修个‘牛车路’,用牛车拉二三百斤的货总比人扛六七十斤强”;“咱们先修,咱们先干,多修一里,咱就与外面的世界接近一里”;“咱们这辈子修不完,传到下辈子修”。经过商议,村里出台了一项规定:凡年满16岁至60周岁的男性村民全部无偿参与修路,以后路不管修多少年,男孩长到16周岁都要‘服役’,60周岁‘退役’,直到路修通为止。

1985年11月6日,苗天才带着7名党员,组织全村仅有的48名男劳力和27名“女汉子”向崇山峻岭、悬崖峭壁开了战。很快,根据修路的实际情况,村里又组建了修路队,修路队又被分为12个小组,每一小组由5到6人组成。根据工程大小,每小组有时任务是10米,有时是15米。男人们干爆破、敲石头、搬石头的重活,女人们管铲土、装土、担炸药。

工程刚开始不久,便遇到了一个巨大拦路虎。设计的线路上有三处必须通过修隧道才能把路贯通,离村500米的地方就是一号隧道。在交通局的协调帮助下,苗天才请来了专业施工队。没想到人家张口要价10000元,一下子把苗天才震住了,这个数目可是他们全部工程款的一大半啊。正在干活的人们听说后,你看我,我看你,没有一点办法。苗天才开始到处奔波,一方面打听价格,一方面想另找施工队,好货比三家,从中选优,但都是无功而返。他只好咬咬牙,心痛地将修隧道的活交给了其他施工队。

把山戳个窟窿就得10000块?人家能把山钻个窟窿,咱就不能?敢想敢干、敢打硬仗的苗天才和参与修路的村里人越想越不服气。一有空闲,他们就往修隧道的工地跑,看人家如何施工。人家测量、搭架子、竖柱子,包括从哪个方位开始打,他们都一一看,一一问。“手心准”是修建隧道过程中一个不可缺少的测量仪器。听说全县施工队只有一个这样的宝贝后,苗天才和修路队长李贵德主动与负责测量的交通局的小赵打得火热,很快就学会了应用。实事证明,他们的聪明智慧发挥了作用。在他的带领下,第二、三号隧道全部由自己人完成,虽然吃尽了苦头,但节约了很大一笔开支。

打炮眼是一项最难做的活。要想炸出效果,炮眼很关键。修路沿线,基本上都是实山,没有其他省力省气的办法,只能一锤一锤地往石头上打,一次一次地往外掏。太行山巍峨高耸,悬崖峭壁像是被刀劈斧削般直上直下,幽深的峡谷深不见底,要在这样的悬崖上打钎做炮眼,艰险度、工程量可想而知。施工队只能跑到山顶,想办法找到最佳位置,用绳子把人吊下去,在半山中锤敲琢打。他们打的炮眼最小的深两三米,最深的达6米,人可以爬进爬出。

遇到的难题数不胜数,用坏的工具不计其数,受伤的次数难以统计,为了省钱,每一次,苗天才都要和村民一起动脑筋,想办法。艰难困苦迅速让村里出了一批人才:

有过修路经历的范青才、张向魁担当起了技术顾问,除了做好自己本组的工程,哪个小组遇到难题,他们都有求必应,就是琢磨几天几夜,也要想办法解决。

苗田生当起了铁匠炉,除了干好自己的任务,每天晚上还要生火,把各小组用残用废的工具重新修整、打磨。

李中和做起了赤脚医生,自己到深山中采药,免费给受伤的人生病的人包扎、用药。

一天,随着一声巨响,一个小山坡被炸成了废墟。大家被这炸药的威力给震得乐开了花。20岁的李小哲却被震哭了。“我们几个女人,辛辛苦苦担了一个多月,就这‘duang’一声就没有了?照这样下去,得买多少炸药,得担多少年啊?”人们听苗保同一说,先是哈哈大笑,但很快便没了笑声。是啊,女人们也不容易啊,每天每人担50斤上山来,担了一个多月就这一炮响就没有了,山下山上跑多少路吃多少苦不说,这得费多少钱啊?

    再大的难题也吓不倒不怕困难的苗天才!他和已经升任村长的李贵德翻山到邻村,询问如何自制炸药。人家经不起他们死缠,只给个硝鞍和小米糠的配方比例,再不说制作过程。回来后,他们不断试验,不是加水搅拌,就是用土做基料,经过无数次试验,终于通过钢磨机混合研磨,顺利制作成功,一下子节约了几十万火药费。

   水洪池的路修得很难,很悲壮。没有钱,苗天才拿出了多年攒下的500元盖房钱,76岁的老人崔志文把自己备用的棺木卖了,村里有的人卖光了圈里的牛羊,有的卖掉了闺女的嫁妆……全村70%的人为修路负过伤流过血,苗田齐、李中和还献出了宝贵的生命。苗天才和他的村民凭着坚强的毅力,如蚂蚁搬山一般,硬是靠着人工的力量,一镢头一镢头的挖、一铁锹一铁锹的铲,一箩筐一箩筐的抬,一平车一平车的拉,渴了喝口山泉水,饿了啃块野菜饼; 白天腰间勒根绳子在悬崖上打钎,晚上在岩缝中打地铺睡觉;冬天每个人的虎口都裂开了口子,夏天每个人的肩上都要晒脱几层皮……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经过近10年的苦战,苗天才和村民共开凿土石方55万立方米,打通隧道3条,投工近28万个,终于打通了一条长13.5公里、宽约4米的路。

    这条路,成为济源市第一条依靠农民自己的力量修建的道路,成为济源市要想富先修路的典范;水洪池人成为济源人民在改革开放浪潮中不等不靠、勇于开拓、不畏艰难、敢想敢干、奋勇当先、团结拼搏的楷模,成为新愚公的精神写照。

路,通了,一通百通。村里不但用上了电,看上了有线电视,安上了程控电话,还种上了高寒小麦、高山反季节蔬菜,办起了花岗岩石料场、鲜切花基地,建起了交通希望小学。该村借助毗邻的九里沟景区、全国大学生写生基地以及在建的姬沟休闲度假山庄等,大力发展旅游业,建设了水洪池避暑度假山庄,前来旅游的人络绎不绝。自此,水洪池人走上了希望之路、幸福之路。

    通往山下的路修通后, 1995年,苗天才又把目光盯在了阻隔通往山西省的大山,他想在这中间修通一条大路,这样,水洪池村就真正与外界沟通了。但村里人修路都落下了一身毛病,很多人也上了年纪,都修不动了。苗天才翻山越岭走到山西省阳城县蟒河镇押水村、石板河村做工作,说明修通这条路的重要性,于是,河南和山西两省的水洪池村、押水村、石板河村的人们一道,用3年的时间打通了这条跨省通道。

苗天才不畏艰难、敢想敢干的奋斗精神激发了全市人民大干交通的斗志。在他的精神感召下,全市境内掀起了修路高潮,修路成为全市上下的一个主调。济源市在全省率先实现了“村村通”柏油路、“镇镇通”高速公路、“组组通”硬化路,2007年,济源市交通局再次投资800余万元,对水洪池公路进行水泥路面铺装,让济源迅速从U字型地理死角嬗变为一个交通四通八达的通途之城、枢纽之城。苗天才的举动受到党和政府的充分肯定,多次被河南省委、济源市委评为先进工作者、优秀党员、建设标兵,并荣获了“新愚公奖章”。

按说,路修通了,村民也富裕了,自己也年过7旬并不再任村支部书记了,他可以歇一歇了,但“不服气”三个字已经铭刻到了苗天才的骨子里。外出参观学习后,他越发觉得一些旅游景点远没有他的家乡美,他想,只要这条路能变宽、变长,水洪池村也能成为旅游新热点,苗天才又开始为这条路奔走。他跑交通局,跑乡政府,跨省跑山西省的乡镇,想尽一切办法使这条路上档升级。与此同时,一些客商看中了水洪池这个原始风貌保存完好的小山村,开始开发建设这个名副其实的世外桃园,苗天才的新梦想马上就要实现了。

如今,苗天才被交通公路部门特聘为“农村公路建管养义务监督员”,人们总能看到他义务护路的身影。两个儿媳妇在他的影响下,也成为了公路养护工,他的儿子已接任水洪池村党支部书记,正带领群众昂首阔步行走在奔向小康的路上……

 

一辈子,一条路——济源市十大当代愚公苗天才

发布时间:2017-12-11  来源:  作者:
 


水洪池村,位于河南和山西交界的太行山上,海拔1460米,是济源市地理位置最偏、海拔最高的村庄。这里山势陡峭,森林茂密,清泉遍野,景色壮观,其间分布有形态各异的峰、峦、壁、峡、瀑、池、泉、涧、溪,地质、地貌齐全,生态植被优良,保持着大自然的原始自然形态,是中国北方山水的典型代表。水洪池民俗淳朴独特,石楼、石院、石墙、石梯、石桌、石磨、石臼等就地取材,以石构造,与自然风光浑然一体,置身其间,恍有隔世之感。

这样美丽的地方却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孤村。水洪池村原来与外界沟通的唯一通道,是世世代代的村民们用双脚在大山里踩出的一条羊肠小路。这条路狭窄陡峭,迂回曲折,又险又长,只能徒步前行。村民上下山要历经瘦驴岭、大窝、九里沟、十八盘、五里背、圪栏桥等众多险要门坎,经常有人摔断胳膊跑伤腿,更有村民摔死在山崖下。正是有了这方面的顾忌,村里90%的人一辈子没有走出过大山。水洪池村人只能守着满山的资源过着穷苦的日子。

要想富,先修路。村支书苗天才清楚地认识到,路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根本。经专家测算,修一条长14公里山路,按当时的物价需要资金110万元,这对于平时连10块钱都很少见到的村民来说,简直不敢想象。在当时建设资金异常紧张的情况下,交通部门只能给8000元的补助款。

八字还没一撇,重重困难已摆在面前。然而,苗天才天生不怕困难,敢想敢干。他已下定决心——路,必须要修!

1985年麦播结束,苗天才与全村老少聚室而谋:“咱自己修,先修个‘牛车路’,用牛车拉二三百斤的货总比人扛六七十斤强”;“咱们先修,咱们先干,多修一里,咱就与外面的世界接近一里”;“咱们这辈子修不完,传到下辈子修”。经过商议,村里出台了一项规定:凡年满16岁至60周岁的男性村民全部无偿参与修路,以后路不管修多少年,男孩长到16周岁都要‘服役’,60周岁‘退役’,直到路修通为止。

1985年11月6日,苗天才带着7名党员,组织全村仅有的48名男劳力和27名“女汉子”向崇山峻岭、悬崖峭壁开了战。很快,根据修路的实际情况,村里又组建了修路队,修路队又被分为12个小组,每一小组由5到6人组成。根据工程大小,每小组有时任务是10米,有时是15米。男人们干爆破、敲石头、搬石头的重活,女人们管铲土、装土、担炸药。

工程刚开始不久,便遇到了一个巨大拦路虎。设计的线路上有三处必须通过修隧道才能把路贯通,离村500米的地方就是一号隧道。在交通局的协调帮助下,苗天才请来了专业施工队。没想到人家张口要价10000元,一下子把苗天才震住了,这个数目可是他们全部工程款的一大半啊。正在干活的人们听说后,你看我,我看你,没有一点办法。苗天才开始到处奔波,一方面打听价格,一方面想另找施工队,好货比三家,从中选优,但都是无功而返。他只好咬咬牙,心痛地将修隧道的活交给了其他施工队。

把山戳个窟窿就得10000块?人家能把山钻个窟窿,咱就不能?敢想敢干、敢打硬仗的苗天才和参与修路的村里人越想越不服气。一有空闲,他们就往修隧道的工地跑,看人家如何施工。人家测量、搭架子、竖柱子,包括从哪个方位开始打,他们都一一看,一一问。“手心准”是修建隧道过程中一个不可缺少的测量仪器。听说全县施工队只有一个这样的宝贝后,苗天才和修路队长李贵德主动与负责测量的交通局的小赵打得火热,很快就学会了应用。实事证明,他们的聪明智慧发挥了作用。在他的带领下,第二、三号隧道全部由自己人完成,虽然吃尽了苦头,但节约了很大一笔开支。

打炮眼是一项最难做的活。要想炸出效果,炮眼很关键。修路沿线,基本上都是实山,没有其他省力省气的办法,只能一锤一锤地往石头上打,一次一次地往外掏。太行山巍峨高耸,悬崖峭壁像是被刀劈斧削般直上直下,幽深的峡谷深不见底,要在这样的悬崖上打钎做炮眼,艰险度、工程量可想而知。施工队只能跑到山顶,想办法找到最佳位置,用绳子把人吊下去,在半山中锤敲琢打。他们打的炮眼最小的深两三米,最深的达6米,人可以爬进爬出。

遇到的难题数不胜数,用坏的工具不计其数,受伤的次数难以统计,为了省钱,每一次,苗天才都要和村民一起动脑筋,想办法。艰难困苦迅速让村里出了一批人才:

有过修路经历的范青才、张向魁担当起了技术顾问,除了做好自己本组的工程,哪个小组遇到难题,他们都有求必应,就是琢磨几天几夜,也要想办法解决。

苗田生当起了铁匠炉,除了干好自己的任务,每天晚上还要生火,把各小组用残用废的工具重新修整、打磨。

李中和做起了赤脚医生,自己到深山中采药,免费给受伤的人生病的人包扎、用药。

一天,随着一声巨响,一个小山坡被炸成了废墟。大家被这炸药的威力给震得乐开了花。20岁的李小哲却被震哭了。“我们几个女人,辛辛苦苦担了一个多月,就这‘duang’一声就没有了?照这样下去,得买多少炸药,得担多少年啊?”人们听苗保同一说,先是哈哈大笑,但很快便没了笑声。是啊,女人们也不容易啊,每天每人担50斤上山来,担了一个多月就这一炮响就没有了,山下山上跑多少路吃多少苦不说,这得费多少钱啊?

    再大的难题也吓不倒不怕困难的苗天才!他和已经升任村长的李贵德翻山到邻村,询问如何自制炸药。人家经不起他们死缠,只给个硝鞍和小米糠的配方比例,再不说制作过程。回来后,他们不断试验,不是加水搅拌,就是用土做基料,经过无数次试验,终于通过钢磨机混合研磨,顺利制作成功,一下子节约了几十万火药费。

   水洪池的路修得很难,很悲壮。没有钱,苗天才拿出了多年攒下的500元盖房钱,76岁的老人崔志文把自己备用的棺木卖了,村里有的人卖光了圈里的牛羊,有的卖掉了闺女的嫁妆……全村70%的人为修路负过伤流过血,苗田齐、李中和还献出了宝贵的生命。苗天才和他的村民凭着坚强的毅力,如蚂蚁搬山一般,硬是靠着人工的力量,一镢头一镢头的挖、一铁锹一铁锹的铲,一箩筐一箩筐的抬,一平车一平车的拉,渴了喝口山泉水,饿了啃块野菜饼; 白天腰间勒根绳子在悬崖上打钎,晚上在岩缝中打地铺睡觉;冬天每个人的虎口都裂开了口子,夏天每个人的肩上都要晒脱几层皮……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经过近10年的苦战,苗天才和村民共开凿土石方55万立方米,打通隧道3条,投工近28万个,终于打通了一条长13.5公里、宽约4米的路。

    这条路,成为济源市第一条依靠农民自己的力量修建的道路,成为济源市要想富先修路的典范;水洪池人成为济源人民在改革开放浪潮中不等不靠、勇于开拓、不畏艰难、敢想敢干、奋勇当先、团结拼搏的楷模,成为新愚公的精神写照。

路,通了,一通百通。村里不但用上了电,看上了有线电视,安上了程控电话,还种上了高寒小麦、高山反季节蔬菜,办起了花岗岩石料场、鲜切花基地,建起了交通希望小学。该村借助毗邻的九里沟景区、全国大学生写生基地以及在建的姬沟休闲度假山庄等,大力发展旅游业,建设了水洪池避暑度假山庄,前来旅游的人络绎不绝。自此,水洪池人走上了希望之路、幸福之路。

    通往山下的路修通后, 1995年,苗天才又把目光盯在了阻隔通往山西省的大山,他想在这中间修通一条大路,这样,水洪池村就真正与外界沟通了。但村里人修路都落下了一身毛病,很多人也上了年纪,都修不动了。苗天才翻山越岭走到山西省阳城县蟒河镇押水村、石板河村做工作,说明修通这条路的重要性,于是,河南和山西两省的水洪池村、押水村、石板河村的人们一道,用3年的时间打通了这条跨省通道。

苗天才不畏艰难、敢想敢干的奋斗精神激发了全市人民大干交通的斗志。在他的精神感召下,全市境内掀起了修路高潮,修路成为全市上下的一个主调。济源市在全省率先实现了“村村通”柏油路、“镇镇通”高速公路、“组组通”硬化路,2007年,济源市交通局再次投资800余万元,对水洪池公路进行水泥路面铺装,让济源迅速从U字型地理死角嬗变为一个交通四通八达的通途之城、枢纽之城。苗天才的举动受到党和政府的充分肯定,多次被河南省委、济源市委评为先进工作者、优秀党员、建设标兵,并荣获了“新愚公奖章”。

按说,路修通了,村民也富裕了,自己也年过7旬并不再任村支部书记了,他可以歇一歇了,但“不服气”三个字已经铭刻到了苗天才的骨子里。外出参观学习后,他越发觉得一些旅游景点远没有他的家乡美,他想,只要这条路能变宽、变长,水洪池村也能成为旅游新热点,苗天才又开始为这条路奔走。他跑交通局,跑乡政府,跨省跑山西省的乡镇,想尽一切办法使这条路上档升级。与此同时,一些客商看中了水洪池这个原始风貌保存完好的小山村,开始开发建设这个名副其实的世外桃园,苗天才的新梦想马上就要实现了。

如今,苗天才被交通公路部门特聘为“农村公路建管养义务监督员”,人们总能看到他义务护路的身影。两个儿媳妇在他的影响下,也成为了公路养护工,他的儿子已接任水洪池村党支部书记,正带领群众昂首阔步行走在奔向小康的路上……